王甩虎_董甩峰_候甩明_欧阳甩林

jz202061 2021-06-11 4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王甩虎_董甩峰_候甩明_欧阳甩林

  来源:健识局

  成功纳入目录不等于业绩高速增长,而要具体看产品降价幅度及市场放量的情况

  文丨雷公

  6月9日晚间王甩虎_董甩峰_候甩明_欧阳甩林,国家医保局发布《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和《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申报指南》两份征求意见稿,正式启动最新一期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

  国家医保局提示,公众可于2021年6月16日17:00前提出意见和建议,以书面或电子邮件的形式进行反馈

  哪些品种有资格入围并进入谈判环节?本次《方案》和《申报指南》都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方案》指出,综合考虑基本医保的功能定位、药品临床需求、基金承受能力,2021年药品目录将有四类药品被纳入:

  1.2016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期间,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新通用名药品;

  2.2016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期间,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适应症或功能主治发生重大变化的药品;

  3.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呼吸系统疾病治疗用药;

  4.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 年版)》的药品。

  这次准入范围延续了2020年国家医保局的调整原则,即尽量将更多新药纳入医保。这一次新药的准入门槛还放宽到了6月30日,也就是说,本月底之前获批的新药,都有机会进入医保

  从两份文件来看,此次医保目录调整依然是有进有出。根据去年8月通过国家医保局形式审查共有751个品种来看,业内保守估计,符合本次医保谈判条件的品种将超过200个。

  7月中旬截止企业申报

  预计11月前公布谈判结果

  根据方案显示,今年目录调整阶段将分别为准备阶段、申报阶段、专家评审阶段、谈判和竞价阶段、公布结果阶段。其中,企业申报的截止时间是7月14日,10-11月公布药品目录调整结果

  本次医保目录调整和去年一样,采用企业自主申报的方式。企业在网上申报后,同步提交申报材料。医保局收到企业申报资料后,将按申报规则进行审查,审查结果分为“通过”和“不通过”两种。

  对于医保目录药品的调出原则,《方案》明确:综合考虑临床价值、不良反应、药物经济性等因素,经评估认为风险大于收益的药品。另外,与“价格或费用明显偏高”,“占用医保基金量较多”等原则也是退出依据。

  健识局获悉,本次医保谈判首次引入议价准入模式,对于多个厂家的同一品种,最终入围者只能享受最低的医保支付标准王甩虎_董甩峰_候甩明_欧阳甩林,可以预见,2021版医保目录的席位之争将越发激烈。而针对独家品种,谈判标准相对宽松。

  和去年相比,本次医保调整在通过形式审查后的公示阶段还有亮点。

  《方案》明确规定,医保中心将对通过形式审查的药品和企业提交的资料进行公示王甩虎_董甩峰_候甩明_欧阳甩林,包括药品审批情况和价格等,接受社会监督。

  未进入医保的药品属于自费药,企业自主定价。以往医保调整周期很长,新药无法及时进入医保,企业往往会给优势新药定个高价,充分攫取市场利益。

  国家医保局成立后,医保目录调整规律化、动态化。药企能够预判调整周期,因此药品定价上就有了“门道”:定个高价,然后在价格谈判中大幅降价,换取医保部门认可,实际上最终药价正好降到企业期待的价格区间。

  而这一次,在医保谈判前就必须公示药品原,外界能准确比较同类型药物的价格差异,对其降价幅度和谈判价格有大致的判断。

  国家医保局2018年成立以来,已连续四年开展医保目录调整工作,共纳入433种新药、好药,223个谈判准入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超过50%。从2021年的医保目录调整方案来看,国家医保局的工作已经做得越来越细致。

  创新药仍是谈判主力军

  纳入目录不等于业绩高速增长

  有分析人士指出,本次医保谈判是希望更多的创新药物及早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据健识局的不完全统计,2021上半年国家药监局已批准多款新药或新适应症上市。其中百济神州的百汇泽、罗氏的佳罗华、华昊中天的优替帝、荣昌生物的泰爱、再鼎医药的擎乐都有望纳入本次医保谈判

  业内普遍认为,政策的连续性已释放出明确的信号:创新药也不能是价格昂贵的代名词,企业必须降价换市场

  以全球“药王”修美乐为例,在经过多轮医保谈判之后,由每支7600元降至1290元,降幅超过83%。此外,格列卫、拜万戈、爱必妥以及多款国产PD-1等重磅药物纷纷选择降价进医保。

  药企以价换量,原本还存在疑虑,但今年5月,国家医保局同国家卫健委出台《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的指导意见》,首次从国家层面将定点零售药店纳入谈判药品的供应保障范围,并施行与医疗机构统一的支付政策。

  这一政策将医保目录的覆盖范围延伸至零售市场。不仅解决了部分谈判药品“进院难”的现象,提高谈判药品的可及性,同时也增加谈判药品的市场占有率。对那些参与谈判的企业来说,部分解决了市场推广的难题。

  国家医保局内部对价格谈判也有一定预判,有知情人士表示:“前几轮医保谈判的平均降幅都达到了50%以上,这基本是今后价格谈判的降价尺度。”

  附:

责任编辑:尹悦

请发表您的评论
不容错过